Taiwan Takes Actions on “Open Government" and “Open Parliament" and Launches the 1st OGP Action Plan Co-Developed with Civil Society Representatives

Author / Claire Cheng (The original article was written in Traditional Chinese)
Translator (ENG) / Ming-Chen Li
Editor / OCF Lab 

As Taiwan’s democracy moves forward, the citizens’ desire for civic participation can no longer be satisfied by the government’s unilateral policy-making and the consultation of experts and academics. In spite of the government’s efforts, for many citizens, the government still hasn’t fully taken the citizens’ views into consideration when it comes to policy-making, rendering open government more similar to “Open Washing”. For civil servants, not only is their workload increased, but facing the citizens’ anger at times is also frustrating.

How exactly can Taiwan truly implement open governance policy? Fortunately, we are not alone, and there’s the Open Government Partnership (OGP) for our reference. The OGP not only collects the experiences of countries dedicated to achieving open government, but also monitors the implementation of each country’s action plans through a standardized evaluation mechanism. Last year (2020), Taiwan, though not a participating government of OGP, launched two action plans, one for the Executive Yuan and the other for the Legislative Yuan, based on the OGP’s standard, and released the official action plans this year.

This article is the third of the OCF Lab’s series on open government (the previous two articles are Introducing the Establishment and Operating Mechanism of OGP, and the Action Plan Framework Promoted by the National Development Council and Legislative Yuan to Promote Open Parliament Based on the Framework of OGP). The third article consists of three parts; the first part is about what OGP means for Taiwan’s open government policy in the past; the second part elaborates on the pros and cons of open government policy based on the OGP standard, and the last part provides an analysis of OGP’s impact on Taiwan.

專文

新冠肺炎與監控科技:回顧2020年

作者|電子前鋒基金會 Electronic Frontier Foundation(原文請點此
翻譯|沈威宏
編輯|OCF Lab

本篇為翻譯文章,原文作者為美國加州的電子前鋒基金會 (EFF),因此文章中所舉案例及法規,多為美國當地準則。

從定位追蹤軟體、執行防疫隔離的監控軟體,到免疫護照,整個 2020 年裡世界各國政府都採取了侵入式監控科技來防止新冠肺炎擴散。

但是,這類強行手段削弱大眾政府信任,尤其是在我們最需要信任的此時此刻。此外,這類手段也侵犯了我們的隱私,凍結言論自由,尤其監控科技對有色人種更是格外造成負擔

在美國,電子前鋒基金會和其他數位權利的支持者早已反對過幾個最糟糕的提案,但是它們這類疫情監控方案勢必將在2021年捲土重來。在疫情終結之前,我們必須嚴守陣線反對未經妥善評估的監控科技。

專文

主打開放、包容、透明,推特「影響報告」葫蘆裡賣什麼藥?

臉書不學學嗎?推特嘗試「公開治理」整治內部機制,甚至改組董事會成員,期許成為更透明公正的社交/媒體平臺。

作者:林冠廷 | 編輯:OCF Lab

推特(Twitter)--即使你過去與美國網路世界不熟,也必然在川普執政的四年的「推特治國」中聽過這個平臺。近年社群媒體在侵犯隱私、不實資訊、言論審查、騷擾與暴力等多重批評下,不斷嘗試修正內部政策,以贏回大眾信任。在歐美、日本等地皆有大量使用者的推特(Twitter)也跟上這波自省革新的潮流,並於 2021 年 4 月初發表了首份「全球影響報告」(Global Impact Report),希望透過更包容的治理模式與資訊公開,讓推特提供更值得使用者信任的服務。

專文

不可不知的街頭監控技術:基地台模擬器 / 國際移動使用者辨識碼擷取器

作者|電子前鋒基金會 Electronic Frontier Foundation(原文請點此
翻譯|沈威宏
編輯|OCF Lab

本篇為翻譯文章,原文作者為美國加州的電子前鋒基金會 (EFF),因此文章中所舉案例及法規,多為美國當地準則。

所謂的基地台模擬器,又稱 ”Stingrays”或「國際移動使用者辨識碼擷取器」(IMSI* Catchers),可以偽裝成合法的手機訊號基地台,誘導特定半徑內的電話與其連接,而非連到一般的基地台

* 註:IMSI(International Mobile Subscriber Identity)是手機通訊時用來辨識不同使用者的辨識碼,多半儲存於 SIM 卡。

有鑒於基地台模擬器會全面搜尋設備半徑內所有手機,這樣的運作模式已經違反憲法的基本保障。執法單位可以用基地台模擬器來定位手機位置,甚至比通訊公司還更精確。基地台模擬器還會記錄特定區域內所有行動裝置的 IMSI 碼(國際行動使用者識別碼,即一串獨特的識別碼)。部分基地台模擬器還可能具備進階功能,讓執法人員攔截訊號或更改訊號內容。

專文

Linux 三十周年:從異端到主流, Linux 如何在開源中成長得頭好壯壯?

今年, Linux 的飛行控制系統把 NASA 的毅力號成功推上火星,此舉也讓 2021 被譽為「開源勝利」的一年。方值「而立之年」的 Linux 完成火星任務固然讓人感動,但更好奇的是,怎樣的開源能量、營運模式,讓 Linux 在以商業為首的科技圈成長茁壯?本文將摘述其成長故事,也祝 Linux 生日快樂。

作者:陳廷彥 | 編輯:OCF Lab

(Picture on Linux Foundation)
專文

疫情八個月後 — 公民科技如何應對 COVID-19?

作者|Code for All,原文連結
翻譯|李明真、洪華超
編輯|OCF Lab 

編按:此篇為翻譯文章,原文來自於 Code for All,這是一個全球的公民科技網絡聯盟,主旨在善用數位科技幫助公民和政府更加開放、民主、公平公正,全球有 31 個會員
本篇延伸於 Code for All 團隊於 2020 年 04 月疫情擴展全球當時,介紹全球公民科技社群回應 COVID-19 而產出的一些重點專案,在 2020 年底,也就是第一次分享文章後的 8 個月,這些專案進展如何呢?

2020 年 04 月,疫情剛開始在全球蔓延時,Code for All 寫了一篇文章,列出在世界各地,那些為了應對 COVID-19 而出現的公民科技專案。疫情爆發當下,國際公民科技社群產出各樣行動的爆發力,非常令人感到鼓舞且激動。

在 Code for All 這樣的一個全球網絡當中,僅眨眼的瞬間就看到許多與 COVID-19 有關的新成員、專案、活動湧現,包括:

  • 光是在 2020 年 3 月,Code for All 的 Slack 空間的新加入者就成長了三倍。
  • 成員之一的 Code for Romania (羅馬尼亞),很快的有超過一打的專案來回應疫情,並且有好些志工全天候協助,讓大夥脫離困境。
  • 3 月甚至已經有線上黑客松,在活動公布數日內吸引成千上萬人參與。

我們很想知道,在快速而廣泛的響應期間出現的許多專案是怎麼隨著時間而推移,所以 8 個月後,我們再次探尋了四個之前有接受訪問的組織,想了解:他們的專案如何被延續?他們在疫情中學到了什麼?哪些事情挑戰最大?

以下是我們的發現:

專文

人工智慧與創作性:Creative Commons 何以反對人工智慧產出之成果應受著作權保護

翻譯|沈威宏、編輯|開放文化基金會

編按:此篇文章翻譯 Creative Commons 團隊發表的「人工智慧與創作性」系列文章的第一篇Artificial Intelligence and Creativity: Why We’re Against Copyright Protection for AI-Generated Output”,探討著作權保護的基本原則,希望藉此判斷人工智慧是否能創作出適用著作權保護的作品。
圖片來源:Picture on Pixy

人工智慧的創作品有無著作權?過去判例已確立只有人類創作才受保護。如何定義人工智慧仍不明確,目前要規範還為時過早。

專文

全球瘋監控:大家不說,但大家都是中國監控技術的愛用者

「天網」恢恢,疏而不漏。從緬甸斷網與監控到澳洲的「中國科技巨頭」地圖,詳列中國監控科技輸出軌跡,分布數量比想像得多更多。

作者:林冠廷 | 編輯:OCF Lab

2021 年至今,東南亞最大的民主危機發生在緬甸。
自從軍方政變,緬甸軍政府開始暴力鎮壓抗議民眾,並無所不用其極地箝制媒體,試圖控制網路。除了直接用鉗子剪斷網路線外,相傳更有意開發防火牆,建立線上與線下的監控系統。
其中,中國輸出的各種監控科技,是緬甸軍方一大助力。

專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