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冠廷 / OCF Lab

當 COVID-19 的災難性疫情頻仍,資訊工具運用得宜,能讓各國推行的種種防疫措施更有效率,如臺灣公私協力開發「口罩地圖」、中央疫情指揮中心透過 Line 即時公告疫情最新發展,對於安撫疫情初始的民心惶惶,有莫大幫助。然而,一些東南亞國家政府卻不這麼想--其政府以「維和」之名,執行斷網、降低網速、威嚇記者的作為,並沒有因疫情趨緩而終止,使得該國受影響的人民難以取得即時且正確的防疫資訊。

圖片來源:John Nakamura Remy on Flickr

這些國家對資訊與數位人權的侵犯,在疫情前就屢見不鮮;即使在疫情險峻的當下,政府仍不惜箝制部分居民接收資訊與發表言論的自由,陷人民於水深火熱之中。

緬甸、印尼:限制網路使用,民眾無法取得即時資訊

根據《德國之聲》報導,緬甸西部的若開邦與欽邦除了飽受緬甸軍隊對羅興亞人殘暴攻擊的摧殘,當地約 140 萬的居民更自 2019 起被剝奪上網的自由。緬甸政府援引該國電信法在「緊急」情況中可以斷網的規定,以政府軍與阿拉干軍隊之間的武裝對抗為由,正當化限制網路連線的命令,但「緬甸負責商業中心」(Myanmar Centre for Responsible Business)的 Vicky Bowman 告訴《德國之聲》,此法規不符合國際人權規範。

《德國之聲》指出,電信商會透過簡訊寄送 COVID-19 的最新資訊給受影響的使用者 ,但斷網的手段仍被批評不僅無法讓該區民眾了解疫情的最新狀況,更阻斷回報政府漠視人權舉措的管道。緬甸在 11 月將舉辦大選,根據《緬甸時報》,八個城鎮已在 8 月 2 號重新獲得了 2G 網路,但如同若開邦議長 San Kyaw Hla 向《緬甸時報》抱怨的:「我們用 2G 網路根本什麼都做不了!」如此龜速的網路,實在難以幫助居民收集資訊。

印尼東部的巴布亞省,也面臨相似狀況。根據《路透社》,印尼獨立記者聯盟(Alliance of Independent Journalists)與東南亞言論自由網絡(Southeast Asia Freedom of Expression Network)控告印尼總統 Joko Widodo 與通訊部長違法降低巴布亞省網路速度,並在六月獲得勝訴。印尼政府宣稱此舉是為了減緩當地種族衝突,通訊部長 Johnny G. Plate 告訴《路透社》:「那只是要讓情勢恢復正常(的手段)。」

印度:鎮壓新聞自由,指控記者煽動

擁有十幾億人口的印度雖是全世界最大民主國家,但這個民選政府卻不斷限縮媒體自由。根據《外交家》雜誌在〈印度 COVID19 與限縮中的媒體自由〉一文中轉述,根據無國界記者(Reporters Without Borders)的媒體自由指數評比,歷經穆迪(Narendra Modi)政府數年執政,印度由 2015 年原本的世界排名 136,,在 2020 年倒退到排名 142。該篇文章還指出,印度新聞工作者遭到謀殺且犯人獲釋的嚴重程度排名全球第 13 名,女性記者遭到恐嚇的數量更高達第 3。

除了記者性命遭受威脅,政府掌控報導的力度也不容小覷。《外交家》的文章提到, 4 月時一群《The Hindu》的記者、攝影師及專欄作家,在報導一則關於存在領土爭議的喀什米爾地區的新聞後,就在 48 小時內遭到政府指控,被「印度編輯聯合會」(The Editors Guild of India)指控為「權力的嚴重濫用」。《外交家》評論穆迪政府上任以來愈來愈喜歡使用英國殖民時代留下來的「煽動」(sedition)罪行,試圖箝制媒體自由。這些對於記者人身安全與言論自由的威脅,在疫情當頭更需要精確新聞資訊之際,無疑是讓印度產製與流通防疫資訊的情形雪上加霜。

增進媒體識讀,勿讓國家對言論自由有機可乘

無論在緬甸、印尼或印度,政府管制言論與通訊的舉措,都迫使人民無法即時獲得新知,從而導致對疫情認識不足、進而危及性命。在臺灣,政府雖不至於封鎖或降低連線速度,但仍然以對抗假訊息為名義,立法規定散播「疫情之謠言或不實訊息,足生損害於公眾或他人者」,可處最高三年以下刑期。

根據《自由時報》,今年 2 月間有網友以知名的「六四坦克人」圖片,上網戲謔表示疫情失控、臺灣政府派軍於「臺中凱達格蘭大道」鎮壓,遭調查局依散播疫情罪名送辦。不過,「六四坦克人」的照片早已是舉世皆知的歷史影像,臺中也根本沒有凱達格蘭大道。這麼破綻百出、惡搞成分明顯的貼文,仍遭到臺灣政府以公權力伺候。即使事主最後獲不起訴處分,但是這種過於嚴苛的執法標準,已經侵犯言論自由。

雖然臺灣並未斷網、限縮網速,言論控制的力道也不可能與印度等地相比,但我們的政府絕對還有改善空間。人權組織在網路上公布的「疫情老大哥」網站,透過紀錄與追蹤各國在疫情期間對於數位人權的限縮措施,提醒公民切勿讓政府以防疫為由,藉機擴張威權。除了東南亞、印度等國滿江紅的反人權紀錄外,臺灣政府強制使用手機訊號監控居民的作為同樣並列其中。在感謝政府抵擋病毒的同時,我們也應該傳遞訊息,讓政府理解疫情不應該是侵害人權的藉口。


  • 本文章授權條款採 創用 CC BY (姓名標示) 4.0
  • 本文章為 OCF Lab 與《獨立評論@天下》雜誌合作的專欄:數位公民,同步刊載於《獨立評論@天下》雜誌網站,標題和前言與《獨立評論@天下》刊出版本略有不同。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