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選戰之後!跟我們一起驗收 FB、YouTube、Telegram 內容管制成果

去年美國總統大選後,川普支持者佔領國會最終釀成悲劇,「社群媒體失能的內容管制」在此事恐怕「功不可沒」。事後社群巨頭做了許多亡羊補牢的措施,真的補得起來嗎?

作者:陳廷彥 | 編輯:OCF Lab|

(Photo credit by FelixMittermeier on Pixabay)

近年來,Facebook、Twitter 等社交平台助長不實資訊與極右派勢力,已經是眾所週知的現象。COVID-19 肆虐全球期間,社群媒體成為反疫苗論述的溫床;而去年美國大選後,落選總統候選人川普的支持者在網路上散佈選舉作弊的不實資訊,最終釀成佔領國會、反對新總統上任的行動,更是最血淋淋的案例。
研究者發現,不實訊息在 Facebook 上能吸引更多使用者互動,而 Twitter 的演算法也放大了保守勢力的聲音。

面對來自四面八方的批評,Facebook、YouTube 等公司都祭出了新的內容管制措施,希望多少能滅火。不過,這些措施真的有用嗎?

專文

Google 允諾與 YouTuber 工會討論勞動條件,數位時代工作者權利現曙光?

文/林冠廷 (OCF Lab)

隨著科技日新月異,加上大家生活習慣高度仰賴數位工具,現代社會已經多了許多傳統產業無法定義或規範的產業,也產生了過去勞工沒有想到的問題,像是平台經濟當道,叫車、外送服務一籮筐,但因為這些外送、駕駛員被視為平台的使用者,而非維持平台公司順利運作的勞動者,因此不但不被當成員工,他們的計薪、工作規範仍然常是公司單方面地決定。

天下合作專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