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陳廷彥 | 編輯:OCF Lab | Photo by Save Internet Freedom Tech

當全球正努力與數位侵害、審查監控奮戰的當下,遍佈世界各地捍衛網路自由的機構、個人,卻突然全體串聯將砲口對向川普政府,這都是因為在守護全球網路自由的努力上,扮演重要角色並由美國政府贊助的獨立非營利組織「開放科技基金」(Open Technology Fund,簡稱OTF),在川普指派的保守派影片製作人 Michael Pack 接掌美國國際媒體署(USAGM)後,於 6 月 17 日一夜之間開除「開放科技基金」執行長、CEO 並解散其跨黨派董事會,換上同樣為保守派且不熟悉網路自由的川系人馬,因為人事清算規模又大又急,更被華府和全球夥伴稱為「週三殺戮夜 Wednesday Night Massacre」。開放科技基金支援著全球極大比例的反審查監控專案及相關開放原始碼工具,因此消息一出,全球相關機構都跳出來在公開聲明中表態支援。

「開放科技基金」一個震盪為什麼讓全球網路自由社群跳腳?

「開放科技基金」與川普政府在這一波同樣大刀修整的另外四個新聞機構:自由亞洲電台 (Radio Free Asia)、自由歐洲電台/自由電台 (Radio Free Europe/Radio Liberty)、中東廣播網 (Middle East Broadcasting Networks)、古巴廣播局 (Office of Cuba Broadcasting),同屬於美國國際媒體屬 (USAGM) 旗下單位,預算由美國聯邦國會年度撥款但獨立運作,然而與其他推動民主人權的區域導向新聞機構不同,原本源自於自由亞洲電台一個子專案的開放科技基金,是一個專門支援全球抵禦網路侵害、數位審查監控的基金。

2012 年開放科技基金成立時,僅為得以支持個位數專案的獎助金計畫,但是因為目標明確且抓準世界趨勢,在全球因數位攻擊、不實資訊、極權審查監控而面臨困境時提出有效方案,因此基金規模以倍速成長,並且成為全球抵抗網路世界不當侵害最主要的支援機構之一。基金主要任務,就是為世界各地專制政權下抵抗審查與監控的開放原始碼專案,提供開發及運作經費,包含加密通訊軟體 Signal、匿名瀏覽器 Tor 等都是他們贊助的對象。而這些由基金支持的數位工具、資安訓練教材、社群活動總共觸及全球人數上看 20 億人,使用族群遍佈中國、香港、伊朗、土耳其等受到政府監控威脅的地方,這些地方的人民、記者、人權工作者,許多都仰賴開放科技基金的工具來安全傳遞訊息並躲避政府追蹤。

當開放科技基金突然遭到人事大洗牌且資金凍結,全球許多重要的網路人權行動與專案立即受到影響,例如協助在極權國家中取得新聞資訊的加密軟體 Psiphon香港民主運動相關的專案,也因此面臨無法進行的危機。全球各大網路自由、數位人權機構更是憂心匆匆,擔心捍衛人權自由的數位戰爭正白熱化的當下,赫然少了開放科技基金這一大支柱,將會讓已經難以防禦的網路自由更雪上加霜。

美國保守派與網路自由組織的對抗

由川普欽點接掌美國國際媒體屬 (USAGM) 的 Michael Pack,是前白宮前首席顧問 Stephen Bannon 的緊密戰友,過去Bannon 便多次力薦川普應該重新整頓美國國際媒體屬旗下機構,讓這些新聞機構和科技基金的運作更符合川普目標。在美國國會在野黨多年阻擋之下,今年 Michael Pack 終於突破萬難被任命為美國國際媒體屬負責人,而隨著他的上任,一系列人事洗牌也毫不掩飾將相關機構人員,置換為親川普陣營的保守派人士,除了 Pack 自己指派自己出任開放科技基金董事主席,其中一位機構董事成員甚至是由爭議性保守宗教團體 Liberty Counsel Action 人員出任。

photo from Wikimedia Commons

雖然「開放科技基金」和美國國際媒體屬旗下其他媒體機構,預算皆是來自於美國聯邦國會,然而在聯邦廣電相關法規之下,皆是獨立於美國政府之外的非營利組織,因此面對川普政府的強力介入,開放科技基金以機構名義,於 6 月 23 日在華府正式提出訴訟,控告 Michael Pack 解雇其基金成員為違法行為。

除了採取法律行動,「開放科技基金」和其夥伴也開啟一系列行動捍衛持續為網路自由奮戰的可能性,包括建立連署網站並獲得全球電子前鋒基金會(Electronic Frontier Foundation)、Mozilla Foundation 等超過五百個組織加入聲援,串聯全球夥伴於 twitter 進行聲援行動,並寫信致美國參議員提出訴求。在國會、媒體、輿論的關注之下,華盛頓哥倫比亞特區 (D.C.) 檢察長也在 7 月 20 日於地方法庭提出訴訟,同樣控告 Michael Pack 解雇開放科技基金之成員為違法行為,並重聲該機構為在 D.C. 註冊立案的獨立非營利組織。

7 月 21 日,華盛頓哥倫比亞特區 (D.C.) 聯邦上訴法院判決 Michael Pack 違法,指出 Pack 的法定職權並不允許他改變政府旗下非營利組織的運作,並暫時禁止 Pack 對開放科技基金採取任何行動,且在上訴期間恢復原執行長、CEO、董事會成員之職位。 

過去開放科技基金的董事會,是由共和黨、民主黨兩黨人員組成,加上制訂完善的聯邦廣電法,讓此機構得以獨立、中立的運用國會資金推動其目標,而不受單一政治力干涉。因此,川普政府一意孤行的人事洗牌,不只反對陣營的民主黨參議員表達不滿,其自家陣營的共和黨參議員也發聲關切。雖然在法院判決下已暫時恢復基金人事,但所有預算至今仍被美國國際媒體署(USAGM)扣住,因此不但所有工作和支援將從八月開始無限期中止,此一震盪可能已傷害全球夥伴未來與開放科技基金合作的永續信任基礎,而關於政府金援的網路自由組織如何才能保持中立運作,也成為接下來的重要討論課題。

川普政府的這一刀,拉出法輪功、反中外交與保守派聯手的交錯網絡

對於外界來說,近來反制獨裁政權形象鮮明的川普,為什麼會自切手腳的對同樣抵抗極權監控審查的自家機構下手,削減其反制力道,是此一事件發生時的一大疑問。

後續的多篇報導指出,Michael Pack 的人事大清洗行動與法輪功推動的遊說有關。法輪功是在中國被禁的宗教團體,他們開發了「無界瀏覽」(Ultrasurf)、「自由門」(Freegate)等翻牆軟體,並一直希望美國政府可以提供資金支持。除了反對中國共產黨以外,他們最近幾年也成為川普的積極擁戴者,例如法輪功旗下的《大紀元時報》就在支持川普的廣告上花了數百萬美元。而開放科技基金的人事重組,可能就是為了減少開放科技基金對於全球其他專案和社群的投資,而讓資金可以流向這些支持川普的反中團體。

與法輪功有密切關係的前政府官員 Michael Horowitz,就在前白宮首席顧問 Steve Bannon 的節目中明確指出,如果要打倒中國的防火長城,開放科技基金當時的執行長 Libby Liu (劉仙) 就「必須立刻被開除」。此外,同樣與法輪功有緊密連結的美國宗教自由組織蘭托斯人權和正義基金會(Lantos Foundation)主席 Katrina Swett,也公開呼籲應該把更多資金投注在無界瀏覽等工具上。

不過,法輪功開發的軟體都是以封閉原始碼建構的數位工具,其安全性無法被公開檢視,這可能讓使用者的安全承受極大風險。此外,這些軟體對於抵抗中國言論封鎖的成效也受到質疑。美國國際媒體署的前身廣播事業管理委員會(Broadcasting Board of Governors)就曾發表一份報告,指出取消對於無界瀏覽這類軟體的贊助,對於幫助中國市民「翻牆」的影響不大。網路安全專家 Nathan Freitas 也認為,這種工具過於短視,試圖用單一工具解決過於複雜的問題。

捍衛網路自由,誰的決定算數?

從 2012 至今,「開放科技基金」從其他機構的子專案一路成長為單一獨立機構,且年度預算高達一千五百萬美金,顯示網路自由急待解決的困境仍持續增長,從成立一開始,基金便設定其資助專案必須是以開放原始碼建置並釋出,讓全球需要相似解決方案的團隊能彼此交換分享資源,而其基金支援的專案、內容、金額,以及董事會成員和提撥資金流程,也都是公開的,目的就是希望能在開放透明的方針下,與全球相關社群建立信任網絡,一起合作抵禦數位侵害。

隨著此一事件發生,也提供了重新檢視「開放科技基金」的角色和網路自由方案的機會,雖然 Michael Pack 的作為明顯危及現有網路自由專案發展,但什麼專業背景的人士,得以領導網路自由機構並決定方向?金錢援助全球各地開源專案的形式,是否能即時且有效抵禦數位侵害和審查監控?或許將是「開放科技基金」發展的下一個難關。


本文章授權條款採 創用 CC BY (姓名標示) 4.0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