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譯|沈威宏、編輯|開放文化基金會

編按:此篇文章翻譯 Creative Commons 團隊發表的「人工智慧與創作性」系列文章的第一篇Artificial Intelligence and Creativity: Why We’re Against Copyright Protection for AI-Generated Output”,探討著作權保護的基本原則,希望藉此判斷人工智慧是否能創作出適用著作權保護的作品。
圖片來源:Picture on Pixy

人工智慧的創作品有無著作權?過去判例已確立只有人類創作才受保護。如何定義人工智慧仍不明確,目前要規範還為時過早。

人工智慧(AI)產出的創新成果(例如音樂、藝術品、詩詞等等)是否應受著作權保護?這個問題看似簡單,但答案卻絕非如此。它牽涉到關於「創作性」的技術、法律與哲學等問題,以及機器是否可以被當作創作「原創」作品的「著作人」。

為了解答,創用 CC (Creative Common) 團隊在 2020 年 6 月於推特進行了一次為期五天的不科學民意調查。有趣的是,在 338 位受訪者中,有將近 70 %表示人工智慧產出的創新成果應歸公共所有,不過另有 20 % 的人表示不確定。有一位受訪者談到:「只要給定相同輸入與相同模型,人工智慧每次都會產生相同的結果,因此很難說它獨一無二或有什麼創作性可言。」另一位也精闢地表示:「系統產生的活動沒有創作性的輸入,因此也就沒有著作權。」還有一位受訪者則提到:「這要看人工智慧的本質和使用的原始資料,……我不覺得能訂定出一個適用於所有人工智慧的概括規定。」世界智慧財產權組織(WIPO)於 2020 年 7 月 7 日至 9 日所舉行的智慧財產權與人工智慧研討會(第二場次)也辯論過這個問題。創用 CC 於會中遞交了一份書面意見並進行兩次口頭發言,希望從全球的角度分享團隊對這個主題一般性政策的看法。

此篇為創用 CC 團隊「人工智慧與創作性」系列文章的第一篇,其中探討了一些著作權保護的基本原則,希望藉此判斷人工智慧是否能創作出適用著作權保護的作品。在後續第二篇「人工智慧與創作性:機器能像珍.奧斯丁一樣寫作嗎?」一文中,將會舉出兩個人工智慧創作出內容新穎性具爭議的實際案例,並運用著作權保護的要件予以檢視。藉此希望能探討人工智慧科技這個新興領域中發生的著作權問題。

什麼樣的作品可以受著作權保護?

為了判斷怎樣的創作性作品可受著作權保護,大多數國家的著作權規範立基於著作人與原創性等概念及其他因素。

著作人的概念

一個作品要受著作權保護,必須要有一位著作人參與創作。在國際層級上,《伯恩公約》只規定「所施予之保護,應維護著作人之利益」(第二條第六項),但卻未定義何謂「著作人」。相同地,歐盟著作權法中也沒有關於「著作人」的定義,但過去的判例已經確立只有人類的創作才受到保護。這個前提反映在如法國、德國和西班牙等大陸法系國家的國內法中,其規定作品必須存留有著作人個人特質的影響。由於人工智慧沒有所謂人格可以存留於其創作,因此著作人的概念超出了人工智慧的邊界。

在英美法系國家,如加拿大、英國、澳洲、紐西蘭與美國等國,著作權法依循的是效益理論,根據該理論,鼓勵創作,以及為創作提供報酬,目的是為了讓這些創作得以(在創作者與社會大眾都滿意的狀況下)被大眾近用,進而使創作成為一種社會福利。。在這個理論下,人格並不是著作人概念的核心,這暗示著可能存在非人類著作人的空間。但 2016 年美國的猴子自拍照一案中,法院判決認為猴子所拍攝的照片無法享有著作權,正是因為那些照片是在沒有任何人為介入的情況下所拍攝的。同樣的道理,美國著作權局認為動物所創作的作品並無資格進行註冊。因此,作品必須是人所創作才能夠被註冊。雖然有人認為「受雇著作原則」可能是條出路,但它也沒辦法提供解決方案,因為這個原則仍要求必須有個「人類」受雇用來創造作品,該著作權才歸其雇主所有。

不過,某些國家如英國、愛爾蘭與紐西蘭確實會授予電腦生成的作品類似著作權的保護。例如, 1988 年英國《著作權、設計和專利法》就針對未有人類著作人參與的電腦生成作品創設了法律上擬制。該法第 9 條第 3 項規定:「負責作品創造所必要安排之人,視為該著作人。」一個重要的細微差異是,這條規定推定作品存有人類某種形式上的創作介入,而不單單是由電腦程式獨自在無人的情況下完成。

原創性的要件

英美法系的司法通常對原創性的要求門檻較低,只需要極小程度的創作性或知識投入,以及獨立的創作,就可以讓一件作品受到保護。在這樣的文義下,「原創性」一詞指的是著作人作為一件作品的「來源」,而不是任何一個針對創作性的標準。另外一些國家例如巴西,則以反面排除的方式來處理原創性,規定只要沒有落入明文定義的「不受保護作品」,則所有(人類)思想所生的作品都可以受到保護。

根據歐盟法律與過去的判例,如果一件作品反映了「著作人自身的知識創作」,例如著作人的個人風格,以及著作人自由與創造性選擇下的結果,那麼該作品就具原創性。簡言之,歐盟法和美國法都認為有必要將作品認定為人類行為直接的結果。這意味著目前完全透過計算程序執行的人工智慧,將無法單獨做出自由創作的選擇,而且創作性的概念也不適用於機器。

人工智慧創作品經濟學:誘因、市場與壟斷開發

且不談著作權保護理論和頗抽象的著作人與原創性等概念,以及機器是否具備人格、是否能擁有智慧財產權等更假設性質的問題;我們應該探問自己的真正問題,其實與人工智慧創作品的經濟環境有關:人工智慧的創作品有它的市場嗎?人們真的會想聽演算法產生的「超脫樂團」(Nirvana)風格的歌曲,或聽 Google 的人工智慧實驗室 DeepMind 所發展的超技人工智慧鋼琴演奏,還是沉醉於文學機器人的作品中,又或者把電腦所生成的林布蘭畫作、梵高如夢一般的《星夜》或某個虛構貴族的肖像,掛在他們客廳的牆上嗎?更不用說要為此付錢了吧?就算願意,人工智慧產生的作品真的能和人類創作的藝術與文學作品競爭並取代人類創作嗎?人工智慧創作品數以萬計,且產生速度比任何人類可以生產或消費都還要更快,那是否真的需要透過人為刻意授予這些產品著作權,使其在市場上具備排他性,才能避免市場失靈?

當然,人工智慧技術的研發者可能會期待有誘因來投入創新、研究與開發,以協助解決這個世界上的問題,並盡可能讓人工智慧對社會有所幫助。但是,對於人工智慧產出的「藝術」作品給予著作權保護,並非激勵此種發展的妥當機制。公平交易法、專利法,以及目前在某種程度上將軟體作為語文作品加以保護的著作權法,其實更適合激勵創新,以及確保發展人工智慧的投資能夠獲得報酬。

要認真討論著作權或任何智慧財產權的問題之前,我們必須對人工智慧有充分的探討與理解。

說了這麼多,且即便人工智慧在過去幾年也有所進步,但是如何去定義人工智慧這個新興而未知的領域仍尚不明確,更不用說達成共識了。要試圖去規範都還為時過早,特別是著作權制度已經被過度使用,強行用於遠超出其原本的用意。要認真討論著作權或任何智慧財產權的問題之前,我們必須對人工智慧有充分的探討與理解。這也是為什麼人工智慧的創作品應該歸於公共領域,至少在我們對這個不斷發展的科技有更清楚的瞭解之前應該如此。


本文章授權條款採 創用 CC BY (姓名標示) 4.0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