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歡慶的軟體自由日已來到第 15 年,來介紹究竟軟體自由、自由軟體跟開源有什麼關係?台灣歷年又怎麼參與這個盛會吧!

撰文|林冠廷、陳廷彥;編輯|OCF Lab

(Photo credit by Daisuke)

每年 9 月第三個星期六的軟體自由日,由數位自由基金會(Digital Freedom Foundation)從 2005 年開始推廣,如今已是世界各地提倡開源與自由軟體的社群串連響應,橫跨五大洲的盛事。
軟體自由日是一個慶祝自由與開放原始碼軟體(FOSS,即 free and open source software 的簡稱)的活動。然而單純以軟體自由來說,軟體自由運動不但邁向式微,還有缺乏性別素養的核心成員,發言時常引發非議,這個運動近年有何觀念轉折、在 2020 年與未來有什麼新契機?這篇文章中,我們會介紹其定義、在臺灣的歷史,一直到今年的最新發展。

軟體自由、自由軟體、開放原始碼

不過,什麼是軟體自由?根據 Redhat 法律團隊的成員 Scott K Peterson 所著的一篇文章,自由軟體與開放原始碼軟體在授權上並沒有太大差異,但是兩者存在著不同的價值與信念。
根據自由軟體基金會,軟體使用須符合著名的「四大自由」,才能被稱為自由軟體:

  • 自由之0:不限目的,依照你的想法執行該程式的自由。
  • 自由之1:研究該程式如何運作及修改的自由。
  • 自由之2:散布程式助益他人的自由。
  • 自由之3:將你修改過後的版本散布給他人的自由。
    自由軟體的信仰者,常常認為開放原始碼缺乏更高的道德理念,較專注追求軟體本身的發展與商業應用契機;反過來說,有些開源擁護者也對自由軟體感到不滿。

在自由軟體、開放原始碼各有支持者,但兩者所指的軟體實際上幾乎相同的狀況下,Peterson 指出「自由與開放原始碼軟體」(FOSS)一詞,已經相對價值中立。許多沒有強烈意見的社群成員,不是使用 FOSS(或是FLOSS,即 free/libre/open source software),就是交替地使用開源、自由軟體等詞彙。

臺灣的軟體自由日參與

在臺灣,自由軟體日的慶祝活動在 2007 年到 2016 年間十分盛行,2011 年更有 7 個組織在臺舉辦。許多臺灣軟體自由重要推手,包含軟體自由協會Mozilla 臺灣社群,以及過去的中研院自由軟體鑄造場等,都是自由軟體日的參與者。

根據官網地圖,臺灣社群在 2017 至 2019 之間的三年沒有舉辦相關活動,不過在 Covid-19 疫情肆虐全球的現在,許多國家難以舉辦實體聚會的狀況下,Mozilla 臺灣社群 與開放文化基金會,逆勢在 9 月 19 日舉辦了「軟體自由日同樂派對」。

活動正式開始前,當天下午,設計專長的講師李健榮先到場分享 Inkscape 介面與雷射切割領域應用;傍晚則擺出啤酒、披薩、鹽酥雞與客製的自由軟體蛋糕,正式為自由軟體同樂派對揭開序幕,更有台灣開源社群擺攤義賣、閃電講、自由軟體電影欣賞等系列活動,讓因為疫情被悶壞的社群夥伴,有好好交流放鬆的機會。

(Photo credit by Daisuke)

綜觀自由軟體運動,有哪些問題?

關注度不足:
儘管今年活動在臺灣辦得成功,但就算是自由軟體死忠的支持者,大概都很難否認,自由軟體運動的能量目前並不高。在臺灣,雖然 2017 到 2019 年無人籌辦軟體自由日,不見得未來亦會如此,但接下來幾年若想重現 2011 年的榮景,也需各個自由與開源社群的合作與長期規劃;在世界,對於自由軟體運動的關注正走下坡——Google搜尋趨勢顯示出愈來愈少人搜尋自由軟體運動,《紐約時報》網路版中,「軟體自由運動」一詞在 2010 年至今也只出現兩次。
核心成員言行爭議:
除了關注不足外,自由軟體運動還有另一個麻煩。在過去,談起這個主題,就不得不談「自由軟體之父」Richard Stallman——然而,他多次被指控發表同情戀童言論、性騷擾罪行、替性侵害加害者辯護等,言行爭議不斷。長期以來,更憑藉「自由軟體之父」的名號,在許多社群成員對他的荒誕行為充滿「包容」的數十年中,長期主導社群意見,讓外界不免對其「自由精神」打上問號。

除了軟體要自由,還有什麼可以一起 Free?

根據 The Verge,社會價值觀念帶動社群風向轉變後,由於 Richard Stallman 曾發言支持與未成年人進行性交易的 Jeffrey Epstein,他在壓力下不情願地辭去了 MIT 資訊科學與人工智慧實驗室的職位,並放棄自由軟體基金會董事長的頭銜。巧合的是,他辭任的當週正好就是 2019 年軟體自由日。缺乏性別意識的領袖級人物下臺,證明了社會觀念長久以來的陋習可以緩慢改善;而在性別問題尤其明顯的科技圈來說,認同自由與開放精神的自由軟體與開源社群,正是有能力與意願率先改變的突破口。

「硬體誠可貴,軟體價更高,若為自由故,兩個我全都要!」
開源與自由軟體社群成員在 2020 年的共同努力,更證明開放的軟硬體設計是人類全體面臨艱鉅挑戰的利器。在開始準備邁入 2021 年的自由軟體運動時,必須堅守得來不易的成果,並持續探索自由軟體對於這個世界能有什麼新貢獻。
除了推廣自由軟體外,數位自由基金會也發起了文件自由日(Document Freedom Day)、硬體自由日(Hardware Freedom Day),呼籲科技與技術的使用者/開發者/推廣者重視自由的價值,讓全球社群能繼續朝向進步共榮的未來邁進。


本文章授權條款採 創用 CC BY (姓名標示) 4.0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