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政府正在升級對外國遊客的監控政策

文/陳廷彥  (OCF Lab)

隨著臉部辨識快速通關開始在各大機場陸續出現,我們可以知道數位科技運用越來越駕輕就熟,然而,不只在海關的進出境管理邁向數位自動化,印尼政府近期才發布一項新策略,表示未來將在外國人的護照和簽證上置入 QR Code,隨時掌握入境人員入住何處? 前往哪裡? 只是這樣的系統,絲毫沒有便利遊客之意,能達到的只是全面監控外籍人士。

天下合作專欄

Google 允諾與 YouTuber 工會討論勞動條件,數位時代工作者權利現曙光?

文/林冠廷 (OCF Lab)

隨著科技日新月異,加上大家生活習慣高度仰賴數位工具,現代社會已經多了許多傳統產業無法定義或規範的產業,也產生了過去勞工沒有想到的問題,像是平台經濟當道,叫車、外送服務一籮筐,但因為這些外送、駕駛員被視為平台的使用者,而非維持平台公司順利運作的勞動者,因此不但不被當成員工,他們的計薪、工作規範仍然常是公司單方面地決定。

天下合作專欄
通訊軟體

通訊安全知多少? 抗爭前線的安全觀念不能少!

文 | 林冠廷

香港送中條例雖然被特首林鄭月娥「判死刑」,但是在沒有公正單位調查警察暴力的狀況下,反對極權政府的運動餘波未停,甚至越演越烈,港人對國家監控的擔憂更全面浮上檯面,也讓人權第一線、抗爭前線的各種科技資安議題成為重要課題。

由左至右分別是:連登LIHKG、WIRE、Signal、Whatsapp、Telegram

反送中運動初期時,《華盛頓郵報》發表了〈面具、現金與應用程式:香港的抗爭者如何尋覓方法智取監控國家〉,說明香港民眾在中國中央政府的陰影之下,盡可能隱匿自己的實體與數位足跡。

最顯而易見的,就是抗爭者為了不要被秋後算賬,在現場紛紛戴上面具,只要不被警察強行揭開,政府的臉部辨識技術再厲害都瞬間沒有用武之地。此外,香港人抗爭後不用電子票證八達通搭車,改以現金購買單程票。人民還奔相走告,提醒彼此中資開發的微信千萬用不得。但是,在保密的功夫上,香港人最後還是功虧一簣。

天下合作專欄

等到頭髮漸白的日子,你願意跟QR Code一起變老嗎?

文 | 林冠廷

在反烏托邦小說《美麗新世界》裡面,多數居民在神智不清的狀態下,一舉一動都被政府安排,過著看似幸福美好的日子。而在真實社會,雖然我們還不至於為了控制秩序而抹去個人意志,但當人們追求數位科技帶來的方便和多功能,新工具可能不知不覺擴大「掌控」邊界,至少對於已喪失許多思考能力的失智長者,很多人覺得全面掌控合情合理。

Photo credit by cegoh
天下合作專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