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群媒體上網路騷擾 / 霸凌可能的解方

作者 | 林冠廷
編輯 | 林韋丞
照片來自 | HaticeEROL (pixabay) 

社群媒體應主動 / 積極介入,並反覆提醒相關功能以降低騷擾風險。此外,使用者雖可以封鎖、隱藏或是限制特定帳號,但貼文的審查過於緩慢、無效,且缺乏可以輕易記錄騷擾與濫用的機制。於此,社群媒體應加強功能、簡化流程,並允許大量檢舉,並且建立正式的上訴程序,提供發聲管道給使用者。最後,為有效處理網路騷擾,社群媒體應建立教育 / 懲罰機制,讓使用者的權益能獲得保障。

天下合作專欄

數位系統真的帶來方便嗎?分析「疫苗護照」的隱憂

作者 | 林冠廷
實習編輯 | 王嘉禕
照片來自 | Marco Verch (Wuestenigels) 

國際知名數位人權組織Access Now日前發表〈排除的協定:為何 COVID-19 疫苗「護照」對人權造成威脅〉報告,指出疫苗護照所造成的歧視與隱私問題。

世界上多數國家包含台灣在內,早有一套預防傳染病的機制,不見得一定得靠重建全新的數位化方案才能著手執行。不過在COVID-19這場全球疫情中,許多國家都希望能夠快速有效遏止疫情持續蔓延,所以紛紛揚棄現有的公共衛生作法,轉而採用各種數位系統,並認為數位系統能比傳統方法帶來好多防疫的便利及好處。這個心態被該報告稱為「數位解方主義」(techno-solutionism),彷彿使用數位系統來蒐集資料後,疫情的可控性就能夠大幅提升。此心態主宰了各種防疫措施,加上政府希望能夠復甦國家經濟,因此捨棄了公共衛生學的預防機制,反而開始崇尚快速取得資訊及不必要的各式電子紀錄。

天下合作專欄

擾民、推卸責任!美國人臉辨識公司如何玩弄千萬失業者?

作者 | 林冠廷
實習編輯 | 王彥涵
照片來自 | Visa Rejected (stockvault) 

美國多州政府在辦理失業補助時,將部分業務外包給一家身分辨識公司「ID.me」。但在過去幾個月,推特上出現了大量失業民眾的呼救,因為他們無法通過自動驗證,也等不到人工驗證。ID.me 舉著「預防失業詐欺」的口號在各州取得標案,但當 VICE News詢問 ID.me 執行長「失業詐欺」的金額如何計算時,他卻不願多做回應,只表示這些數字都經過計算。

INSIDE 合作專欄

社群媒體、網軍都是我的人,怎麼跟我鬥?強權攻擊NPO的科技手段

作者 | 林冠廷
實習編輯 | 王彥涵
照片來自 | Shafin_Protic (Pixabay) 

在面對政府強權的管理下,為人民發聲、作為第三方監督的人權組織、獨立記者在網路上經常會有帳號被盜等風險,而社交工程算是其中較常見的方式,透過偽裝成社群媒體的管理員、濫用檢舉機制等攻擊,使他們無法繼續存取自己的帳戶,造成不可逆的損失…

INSIDE 合作專欄

以人類學的觀點,如何看待「多中心化」的g0v?

g0v台灣臨時政府,一個開多中心化的開放社群,沒有人能代表這個社群。但如何在這個看似鬆散且人人都是「沒有人」的社群中保有連結。這位以「MG」為代號走跳江湖的李梅君,以人類學的觀點在博士論文的田野調查期間開始參與 g0v 黑客松與專案,在今年 3 月某個週一課後的傍晚,臺大人類學系教授齊聚一堂,聆聽她漫長田野與書寫的成果演講

作者 | 林冠廷
實習編輯 | 李柏均
照片來自 | Communication Network Phone Contact People Media (MaxPixel)

INSIDE 合作專欄

臉書審查標準不一,設立監察委員會是否能亡羊補牢?

作者 | 林冠廷
實習編輯 | 王彥涵
照片來自 | macalin (Flickr)

2020 美國總統大選在疫情之下,不但社會亂成一團,網路平台上更是紛擾不斷,前總統川普更遭指控在競選期間利用社群媒體,在推特、臉書帶風向製造社會對立與猜忌,藉此為自己造勢、增加個人聲量。特別的是他在下臺前貼於社群媒體中的一系列言論,被臉書視為煽動國會暴力而封鎖,這次事件被認為是造成至少 5 人死亡的罪魁禍首之一。在龐大的社會壓力下,各大社群媒體紛紛跟進,封鎖川普帳號,但這僅僅只是冰山一角;綜觀世界各地,以臉書為大宗的社群媒體,正直接或間接影響整個社會,造成數不清的社會問題,更衍生出了混亂與死傷。

INSIDE 合作專欄

政府藏在學生電腦裡!後疫情時期下新加坡的政府擴權

作者 | 林冠廷
編輯 | 林韋丞
照片來自 |  Wikimedia:Info Hub

Covid – 19 全球疫情邁入第二年,新加坡防疫成果雖穩坐前段班,然而新加坡也正面臨各國所遭遇的挑戰:數位人權遭受侵害。在新加坡,疫情成為政府擴權、對人民進行數位監控,以及長期以法律、政策手段打壓人民行動與言論自由的絕佳理由。為了對抗國家侵犯人權,新加坡,甚至全球,仍有賴公民社會凝聚共識,積極改善現況。

天下合作專欄

跨出地理限制,面對數位壓迫各地人權工作者該如何自保?

作者 | 林冠廷
實習編輯 | 王彥涵
照片來自 | James Stewart (Flickr)

隨著數位時代來臨,人權工作也迎來沒有疆界的數位化威脅。對於時時關注著社會議題、反對暴力與極權的人權工作者而言,每天醒來最重要的事情,多半是將設備連上網路,查閱各地最新資訊、回覆通知訊息。而全球各方極權政府,也把國家力量伸進數位世界,隨著海底電纜將勢力擴展至世界各地,並對 NGO 進行攻擊。加拿大多倫多大學的「公民實驗室」(Citizen Lab),以 創用CC授權的方式發表對於「跨國數位壓迫」(Transnational Digital Repression)的報告,節錄各地跨國數位壓迫的有關理論、案例與數位工具等。

「跨國壓迫」數位化的的四個階段

報告引述學者 Moss 與 Michaelsen 等人的意見,指出「跨國壓迫在海外僑民,還有他們持續存有聯繫的威權母國之間,是長期被忽視的問題。」他們說明,人權倡議者與他們的家人、朋友,長期遭到傳統的間諜監控、暗殺或其他處罰所威脅。

INSIDE 合作專欄

政變、網路監控,緬甸民主的漫漫長路

作者 | 林冠廷
編輯 | 林韋丞
圖片來源 | Jan van Raay (flickr)

2021 年 2 月 1 日凌晨,緬甸國防軍推翻在去年議會選舉中得勝的全國民主聯盟政府,政變後軍方隨即宣布緊急狀態,並逮捕了民選政府的核心成員。此舉為緬甸不穩定的政治情勢火上加油,但在數位人權及言論自由方面,據開放科技基金(Open Technology Fund)的報告所言,無論是軍方或民選政權,兩者都是近幾年網路控制與社會監控的加害者。

封鎖色情網站,也封鎖新聞媒體

1962年到2011年間,緬甸長期處於軍政府統治。翁山蘇姬當時作為東南亞最有名的人權運動家,曾經被長期軟禁;2011年緬甸政權終於轉交給民選但親軍方的政府,2016年全國民主聯盟與翁山蘇姬才上台執政。兩派看似是水火不容的政敵,但對網路控制其實很有共識。

天下合作專欄